注册
岭南网 > 文化历史 > 正文

弗里德里希·恩格斯的一些事

来源:http://www.hongjiudi.com 2015-08-12 15:58
[摘要]无论是同时代的人,还是后来的人,留下的关于恩格斯的记述,都远比不上对马克思的详细。即使是同时代的人,写些关于恩格斯的文章,多半也是和马克思联系在一起,看起来倒更像是马克思的传记材料。而且,也没有那么生动。 这也并不奇怪。毕竟,恩格斯的一生和

无论是同时代的人,还是后来的人,留下的关于恩格斯的记述,都远比不上对马克思的详细。即使是同时代的人,写些关于恩格斯的文章,多半也是和马克思联系在一起,看起来倒更像是马克思的传记材料。而且,也没有那么生动。

这也并不奇怪。毕竟,恩格斯的一生和马克思的关系过于密切了,很多时候同时代的人们都已经把他们两个看作一个人来对待了。在思想和政治活动上,他们两个确实紧密的融合在了一起。但是,作为一个人,恩格斯无疑有着他自己的个性与生活,有着他自己的完全与众不同的经历和内心世界。

在1871年10月21日写给母亲的信中,恩格斯说,“我丝毫没有改变将近三十年来所持的观点,这你是知道的。假如事变需要我这样做,我就不仅会保卫它,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会履行自己的义务,对此你也不应该觉得突然。我要是不这样做,你倒应该为我感到羞愧。即使马克思不在这里或者甚至根本没有他,情况也不会有丝毫改变。所以,归罪于他是很不公平的。并且我还记得,从前马克思的亲属曾经断言,似乎是我把他带坏了。”

这一年,恩格斯51岁,马克思53岁。这一年法国爆发了革命,成立了1871年巴黎公社,后来被残酷的镇压了。第一国际遭到了诽谤,恩格斯为了不被警察骚扰没有回德国与母亲会面。母亲发了一些牢骚,由此,恩格斯这么回答她。在信的末尾,恩格斯加了几句话,“可以转告艾米尔·布兰克,马克思不需要我的钱。不过,我倒要看一看,如果我向他提出马克思要用他的钱,艾米尔·布兰克会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。”

艾米尔·布兰克是恩格斯感情最好的大妹妹的丈夫。曾几时许,也是个倾向革命的人。

恩格斯和母亲的感情很深。1845年他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中,他这么说,“我的母亲是个很好的人,只是在我的父亲面前一点儿也不能自主,我很爱她;要不是为了我的母亲,我一刻都不想对我那个狂热而专横的老头儿作丝毫的让步。”

父亲对恩格斯的感情很复杂。在1835年8月27日(当时恩格斯15岁)写给妻子的一封信中,父亲说,“弗里德里希上星期的成绩一般。你是知道的。他表面上变得彬彬有礼,尽管先前对他进行过严厉的训斥,看来他即使害怕惩罚也没学会无条件的服从。例如,令我感到懊恼的是,今天我又在他的书桌里发现一本从图书馆里租借的坏书——一本关于十三世纪的骑士小说。值得注意的是他把这类书籍摆在书柜里而满不在乎。愿上帝保佑他的心灵吧!我常常为这个总的说来还很不错的孩子感到担心。”“弗里德里希是这样一个性格奇特和好动的孩子,所以对他最有好处的是过一种与外界隔绝的生活,使他养成某种独立性。再说一遍,愿至善的上帝保佑这个孩子,不要让他的心灵堕落。现在他身上除去一些使我高兴的品质以外,正向一种令人不安的漫不经心和性格软弱方面发展。”

事实证明,恩格斯父亲的担忧,有一些得到了印证。恩格斯不但终生保留着对小说、诗歌、戏剧、音乐的热爱,兴趣广泛,而且最终叛经离道,成了不信神的人,而且(按照他自己的说法)进一步,在实践上否定了神。但是另一方面,恩格斯远没有他父亲担忧的那样“漫不经心”或者“性格软弱”。

和马克思不太一样。事实上,恩格斯和自己家庭的关系要融洽得多。虽然和自己的父亲感情不怎么样,但是和自己的母亲、兄弟姐妹关系都不错,至少年青时如此。

恩格斯是家里的长子,有七个兄弟姐妹。和他关系最好的,是大妹妹玛丽亚和大弟弟海尔曼。年轻的时候的恩格斯经常与玛丽亚通信,这些信件如今是了解恩格斯年轻时代的生活的宝贵资料。在这些书信中,恩格斯描述了很多很多。1838年8月他来到不莱梅,在那里一直待到1841年3月。他写了那里的军队、民居、风俗、方言、奇闻逸事,他写了音乐、速记、绘画、诗歌,吸烟和喝酒。1838年10月的一封信里,他描述了一个游戏:“我们把戒指放在盛满面粉的碗里,然后,就开始做大家熟悉的游戏——用最衔住戒指。我们大家都这样做了:牧师太太、姑娘们、画家、还有我。……轮到牧师太太衔戒指时,她怎么也忍不住笑,全身都沾上了面粉;而论到画家时,他使劲向碗里吹气,以致面粉向四面八方飞扬,象云雾一般落在他那件红绿相间的睡袍上。后来我们又互相往脸上撒面粉。我拿了一个瓶塞,给自己的脸上涂上黑色,大家都笑了起来,当我也开始笑的时候,他们笑得更厉害、更响亮……最后,他们以上帝的名义要我不要笑了 。”

1839年9月的信中,恩格斯对妹妹说,“这里最大的好处是有很多报纸,有荷兰的,英国的,美国的,法国的,德国的,土耳其的和日本的。利用这个机会,我学了土耳其语和日语,这样,我现在懂得二十五种语言。”这里边也许有年轻人的自我炫耀的夸大其词,但是恩格斯的语言天赋是尽人皆知的。曾经有人开玩笑说,恩格斯“能结结巴巴的讲二十多种语言”。马克思的二女婿,保尔·拉法格1868年在信中说,“如果说您认为我的英语不错,那么我觉得您的法语简直好得惊人。我有一位漂亮的老师来给我改错(指马克思的二女儿劳拉,拉法格刚到英国的时候不大会讲英语),而您身边却没有。教您法语的那些法国‘爱俏的女工’们没有白挣您的钱,您现在已不再需要她们来为您改错了。”1871年巴黎公社后,拉法格流亡到了西班牙,写信给恩格斯,对他说起,西班牙联合会委员会的委员们给他谈起一个伦敦通讯员叫恩黑尔斯,能用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写得一手好文章。他们写出了名字后,拉法格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恩格斯。

无论如何,虽然恩格斯痛恨经商,但是他的一生中的大半时间都在从事商业,客观上这也为他的革命工作提供了一些便利。他在商业活动中学习了多种语言,养成了商人式的对世界市场的敏感和深邃预见,马克思经常向他请教商业实务上的事情,当然就更不要提人所周知的经济上的援助了。

相关阅读:
新闻 体育 娱乐 美食 旅游 健康
热门评论:
频道推荐
新闻推荐
唐诗里的秋天并非只有“愁” 巨婴不配谈爱 广东黎槎八卦村:与洪水共生 弗里德里希·恩格斯的一些事 李煜:天若有情天亦老
视觉焦点
唐诗里的秋天并非只有“愁” 唐诗里的秋天并非只有“
广东黎槎八卦村:与洪水共生 广东黎槎八卦村:与洪水
48小时点击排行榜
帝王的爱情:康熙与赫舍里氏 李煜:天若有情天亦老 广东黎槎八卦村:与洪水共生 弗里德里希·恩格斯的一些事 西方人眼里中国最牛帝王 唐诗里的秋天并非只有“愁” 北戴河的历史变迁:从西方“殖民乐园”到 巨婴不配谈爱


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回到顶部

CopyRight ©2015 金羊网(羊城晚报报业集团)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45187号-2

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拥有羊城晚报(金羊网)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。